河北衡水市冀宝斋博物馆收藏大量山寨藏品
发布时间:2018-09-04 16:38:33
近日,作家马伯庸发博文痛揭河北衡水市冀宝斋博物馆收藏大量山寨藏品,此事引起持续关注。9日,河北省文物局要求下级单位对媒体反映的情况进行核实。冀州市10日通报,当地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,对冀宝斋博物馆进行整顿,并临时摘除省级科普基地等牌子。
  昨日,衡水市文物局将调查报告上报到河北省文物局。但河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李宝才告诉晨报记者,这份报告内容交代并不清晰,省文物局近日将专门派遣调查小组深入调查。
  李宝才说,下一步计划调查冀宝斋博物馆如何成立的问题,并不涉及藏品真伪。“冀宝斋没有走博物馆的正常申请程序,它现在根本不算博物馆。既然不是博物馆,就谈不上鉴定藏品真假的问题。”
  不过,冀宝斋博物馆这几日依旧在正常运营,博物馆门口的四块“荣誉招牌”直到昨日闭馆时依旧悬挂。冀宝斋博物馆副馆长邵宝明向晨报记者表示,博物馆没有收到过任何“摘牌”通知。他强调,这些“荣誉”得来的过程都很严肃,博物馆已经在冀州市民政局、衡水市文化局报批,未上报河北省文物局是“因为不知道要这么做”。
  回应网上质疑:副馆长称要起诉马伯庸
  昨天下午,冀宝斋博物馆副馆长邵宝明在电话中告诉晨报记者,打算起诉马伯庸,“他文章很多地方断章取义,我们已经联系律师。”
  针对马伯庸在博文中称冀宝斋3层12个展厅没有一个保安,邵宝明表示,保安是每班8个人,三班倒。馆内有300多个摄像头,还设有警报系统,可以说是无死角。“我们一直有人在监控室看着,马伯庸来的当天,他在馆内的一举一动被监控全部记录下来了。”邵宝明称已调出马伯庸参观当天的监控视频,为之后的起诉材料做准备。
  藏品真假方面,邵宝明回应说:“网上质疑最多的是‘炎帝黄帝大罐’,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年代的,只是这两个大罐本身就写着炎帝、黄帝制造,所以我们也就这样写了。”而关于“金陵十二钗大缸”和“三英战赵云葵口盘”等被认为有历史常识错误的藏品,邵宝明说:“这些历史离现在都已经很久远了,没人能真的说清楚。”他强调,展出这些展品是为了提供一个平台,供瓷器爱好者一同研究。“我们也没有说我们一定是对的,展出这些藏品也是想和大家一起探讨。文物真假这个问题,连故宫博物馆专家都会掐架,一般人就更别说了。”
  他还解释了“冀宝斋”藏品无法“验明正身”的苦衷:“私人找鉴定家鉴别文物,每件至少需要一千元,而冀宝斋有四万多件藏品,如果我们每件都要鉴别的话,至少需要四千万元,我们根本负担不起。”
  邵宝明还介绍,冀宝斋博物馆是二铺村集体所有,建设博物馆的全部费用由村集体给出。“我们一无贷款,二无政府财政支持。我们做这个博物馆纯粹是社会公益,想让更多的人了解陶瓷。”冀宝斋博物馆会根据目前反映出的一些问题进行相关整改,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冀宝斋会一直经营下去。”
  专家们都是怎么“打眼”的?
  有的开除,有的只是看看
  冀宝斋博物馆自2010年7月开馆以来,自称得到许多专家的认可。日前新华网转载中国文物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,“清华大学瓷器系博士生导师梁任生、内画大师王习三、陶瓷工艺大师鲍志强、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王庆新等许多专家、学者亲临‘冀宝斋’鉴赏考查后,在对‘冀宝斋’藏品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赞扬的同时,纷纷题词嘉勉。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孙学海先生对‘冀宝斋’送去鉴定的26件藏品中,一次就认定其中22件为真品并亲自开具了鉴定证书。”
  但晨报记者发现,据《经济参考报》2007年10月30日报道,由于“开具虚假鉴定证书欺骗群众”,孙学海早在2007年1月就被开除出“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”。记者11日致电国家文物局进行核实,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山东商报记者日前联系到王庆新,他说自己确实在去年去过冀宝斋且题词,但是并不是奔着鉴赏考察的目的,而是参观刚刚建成的冀宝斋馆藏大楼,题词也是针对馆藏大楼的,“我的题词中没有涉及到任何藏品,也没有对任何藏品下结论。”而王习三所在的习三内画艺术院负责人接受山东商报采访时说,去年冀宝斋博物馆大楼落成时,作为衡水艺术界的知名人士,王习三也曾去参观,“不过只是单纯地看看,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和题词。”


相关热词搜索:衡水市 山寨 河北
转载注明:

上一篇:古代瓷器都有哪些升值潜力比较大
下一篇:中国画不能短少精力内在